快捷搜索:  创意文化园

衢州信息港_反文革者虐杀“造反派头头”李九莲

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发现下文观点其实不新,王绍光老师撰写或传播若干文革中细节描述文章,都是试图揭露官方文革史虚假叙事,如保皇派和造反派区别,辨别标准是是否造各级党委机关和领导干部的反,“联动”、“西纠”等官二代主导的红卫兵纠察队组织大搞“白色恐怖”,打人抓人甚至杀人等。下文作者是右翼老头,不过究竟是变乱亲历者,介绍的一些事实可以看看。

由于人民网等大量网站刊登篡改历史的文章标题问题(《两弹元勋姚桐斌文革被造反派用钢棍砸死》),特将几年前颁发后即被删帖的一篇博文修改后再次颁发。

李九莲是“造反派头头”(上)――写于李九莲遇难32周年之际。(2009年12月14日初稿,2013年3月修改定稿)

读到这个标题时,很也许大都读者会以为我要说李九莲的负面信息了。

如今中国的所谓左派和右派乡村以不同方式解读这一点。但我的解读与他们都不同。

不少必然和奖饰李九莲、钟海源的人,出格是许多驰誉的自由主义常识分子,彻底否定文革造反派。但他们是否知道,他们讴歌的这两位都是造反派呢?

所以,在这里我要首先强调这一点,李九莲是赣州三中卫东彪兵团的副团长,也便是说,她曾经是个“响铛铛”(文革语言)的文革造反派,并且是个中学生造反派头头。

李九莲钟海源是造反派的代表,她们在文革中和文革后的命运,是和整个造反派的命运相联系、相一致的。虐杀她们的正是最恨文革造反派的力量,同时也是文革中搞极左最厉害文革后也曾宣称否定文革的那股力量。这是李九莲喜剧的素质,也是“李调会”的素质。海外的“两个文革论”是部门评释这个概况看来荒诞现象的思路之一,但我觉得它的概念和论证都还欠严密,这里暂不详述。

为李九莲翻案的人,都不提这一茬。这在当年为李九莲平反昭雪时是彻底正确的计谋。他们显然是有意忽略或防止波及李九莲这一身份。他们知道,“造反派”当年(甚至到此刻也不停)是“历史反革命”的同义语,提及这一点会给李九莲平反增添巨大阻力。

我本人每年在课堂上和学生讲演李九莲,我也从不提及她的造反派身份。因为我的学生毫无疑问都是在妖魔化造反派的教育中发展起来的。

但镇压李九莲的人却非常清楚而且强调这一点。

戴煌回忆,在赣州调查时,地委布告杜昭连结认为李九莲是“现行反革命”,他还说她“即使不是反革命,也是硬骨头造反派”。这剖明,在杜昭们心目中,只要认定李九莲是造反派,杀她就没什么错。

戴煌还说:“胡耀邦作了批示,李九莲等人被平反。但迫害她们的人全部都在台上,没有一个下来的。”什么原因,他没有说。其实很简单,便是因为李九莲是造反派,而迫害他的人都是以镇压造反派为功劳上台的。

到场造反派的都是些什么人

李九莲文革前是学生会部长,学习成果优秀。

此刻许多人以为造反红卫兵都是些学习成果差品德欠好的学生,其实,一般情况恰恰相反。就我的经历所知,不仅我所在学校,其他我了解过情况的学校,学习尖子大都都是造反派。并且越是重点学校越是造反派多。(这一点,在我读过的杜钧福先生的文章中有令人信服的研究结论。)

至于为什么这些“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骄子”反而造反,我想,最直接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因为运动早期(从66年5月16日之后的50天)各级党委把少量常识分子和大学生打成反革命(黑帮、右派学生、小爬虫等等),这些人后来在毛批资反路线的旗号下起来造反;第二是因为66年所谓红八月时期,以所谓阶级路线为旗号的血统论大泛滥,而造反派当年是在反血统论中壮大起来的。这两点就造成为了文革造反与49年前造反最大的不同:不是穷人和文化水平低的倾向于造反,而是恰恰相反,造反派闹腾得厉害的处所,往往是常识分子成堆的处所,比方高校和科研单位等。而大都农民,以及大都穿上军装的农民和部门穿上工装的农民,是反对造反派的次要力量,是激进派的基本力量。

这原本是事实和逻辑非常清晰的事情,却让官式文革叙事弄得混乱不堪,让如今60岁以下的人就颇易迷糊,50岁以下的人则很不易大白真相。《北方周末》也受此官式叙事影响很大。前几年,我在《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中,读到一个奇怪的回忆局面:把喊着“只许左派造反禁绝右派翻天”的血统论红卫兵干的事情,说成是造反派的罪状。那大要是个年轻编辑,他不知道文革造反派便是以反血统论为次要旗帜的。还有,《南周》登过季羡林儿子季承写的文章《我和父亲季羡林》。原文说文革早期“共产党各级组织”整群众的“黑质料”,这里原书中的“共产党各级组织”几个字在《北方周末》颁发时被编辑改成“造反派”。这样的改动被“毛左”抓住辫子。显然,这种不经当事人同意而又彻底歪曲历史的改动,是没有任何可以辩解的理由的。但我相信编辑失足的原因,次要是因为无知而不是故意篡改真相。在这一代人所蒙受的信息中,很自然认为整群众的黑质料只也许是造反派而不成能是共产党各级组织。他们彻底不知道一个文革历史的知识:正是因为“共产党各级组织”整群众“黑质料”,才使得这些被整的人起来造反,起来反政治迫害(实际上便是争基自身权)。我后来专门仔细查阅了《南周》这篇文章,发现把“共产党各级组织”几个字改成“造反派”之后,前后文内容彻底不协调。但这一点大概马虎没经历那一段运动的人其实不易发现。所以有时候就有点灰心,正本篡改历史是很容易的呀。

为了让小于60岁的人和年轻一点的自由派理解这一点,我举一些人物为例来阐明。

我的学生以为,最不成能造反的便是科学家。为此,我想举一些驰誉科学家的例子。

发表评论
搜新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