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何立法珍爱医护人身安全,专家建议从“医疗损害责任”入手

去年底以来,一些地方相继发生暴力杀医、伤医等涉医违法犯罪,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最高人民法院曾于今年5月宣布数据称,自2019年至今年4月,人民法院共计一审审结杀医、伤医、严重扰乱医疗机构秩序等涉医犯罪案件159件,讯断生效189人。

若何保障医疗卫生事业康健发展以及医疗卫生职员权益,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上海也正在加速“立法护医”的措施。

“在上海市司法局、市卫健委等各方推动下,《上海市医疗卫生职员权益保障设施》(下称《设施》)经由多次论证、征求意见和修改,现已提交审议且有望年内出台。”上海市医务工会常务副主席何园克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示意。

从天下来看,《执业医师法》《护士条例》以及于今年实行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康健促进法》中的相关条款,都对珍爱医疗卫生职员的权力提供了执法保障。

何园示意,此次上海的《设施》不仅维护了医院平安、医疗秩序,也更关注医生个体的平安诉求与身心康健。“在这一意义上来说,上海推动的这一立法是领先天下的。”

以“医疗损害责任”保障医护权益

增强医疗服务人文关切,构建协调医患关系,是“康健中国2030”计划纲要的主要内容之一,其明确要求依法严厉打击涉医违法犯罪行为特别是危险医务职员的暴力犯罪行为,珍爱医务职员平安。

“想要实现医疗流动、医患关系的法制化,最焦点的是要对医疗损害责任有准确的明白、适用。”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山东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满洪杰在2020年第二期“医·法之治”青联沙龙上这样示意。

医疗损害责任,是指医疗机构及医务职员在医疗过程中因过失,或者在执法划定的情况下无论有无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或者其他损害,应当负担的以损害赔偿为主要方式的侵权责任。

从执法角度来讲,医疗损害责任的认定,除了可以使医务职员的职业行为获得有用执法保障外,也能清扫一些对医疗流动属性明白有误差的患者,去主张一些不适当的权力。

满洪杰举例道:“好比,有些患者以为有‘医疗必有功效’,病人送到医院就要治好,若是没治好对他来说就是危险,要主张自己的权力。这样的头脑与我们医疗流动的基本性子是不吻合的。”

满洪杰以为,医疗损害责任的认定可以进一步杜绝医闹。“医闹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欠妥的利益,条件是执法在适用上给医闹者留出了想象的空间,他以为通过医闹,可以取得执法之外的利益。正如我们许多案件,实在是基于患者压力,从而倾向采取了与我们实定法差别的注释。”

从国家以及地方层面现有的实定法来看,医疗损害责任被涵盖在了民法典中,主要涉及医疗诊疗流动中的过错责任、损害患者自主决议权的责任(违反知行同意权)、医疗产物责任、医疗输血责任等。

发表评论
搜新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