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将(jiang)自己的(de)大(da)学(xue)梦写进信里

本报记者张沁实习生刘友明长沙报道

爷爷去世、家里欠债、怙恃仳离,连续不断的袭击没有压垮何家乐,反而让她在逆境中学会生长。

何家乐坚信“知识改变运气”,深知只有起劲学习才有能力改善家庭条件,让家人们过上好的生涯。今年高考,何家乐被湖南农业大学生物科学专业录取。

何家乐的家在宁乡市黄材镇黄材村,在报名“爱心改变运气”助学流动时,她给资助方手写了一封名堂工致的信,称谓、问候语以及落款一样不差,足见她的专心。她在信的末尾写道:“盼望能获得列位的爱心辅助,让我能圆了我的大学梦,定不负列位爱心人士的期望,定起劲学习,回报社会。”

父亲从工地赶到学校,送来辣椒炒肉

四年前,何家乐的爷爷被诊断出脑溢血,近两年的治疗并没能挽回他的生命。两年前,老人去世。为给爷爷治疗,何家乐一家花光了蓄积,还欠下了不少外债。

何家乐的父亲常年在工地打零工。“前段时间由于疫情,他基本就没出门了,就在家务农。”何家乐说。

天天清早六点,何家乐的父亲就带着锄头和簸箕出门,去田地里插秧除草。在高温下劳作,一个上午下来,他的衣服早已都湿透,身上四处沾满泥巴。每次父亲回家用饭时,何家乐都市帮他拿碗筷。由于长时间在水田里劳作,她父亲脚上起了许多很大的水泡。到了晚上,他就忍着痛将水泡挑破。看到父亲这样,何家乐十分心疼,在下昼太阳最晒的时刻,便会帮父亲往地里喷农药。她说:“爸爸一样平常不让我去,但我照样想帮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

何家乐和父亲都不是善于表达的人,但他们相互都在体贴着对方。何家乐记得,高三上学期,她需要自己的身份证用来高考报名,于是联系在长沙打工的父亲。工地距离学校很远,有一个多小时车程,父亲从工地上请了假特意送过来。又郁闷女儿在学校吃欠好,还做好饭菜,在下昼连同身份证一起交给了她。

“那时接过爸爸送的饭菜时很惊讶,原以为他只是来给我送身份证的。”何家乐还记得那天父亲送来的菜,一个是土豆丝,一个是辣椒炒肉。“都很好吃。那天他来到学校也没说什么,让我把身份证收好,然后就回到工地去了。”何家乐说。

眷念晚饭后和家人散步的时光

何家乐回忆,她最难忘的一段时间,是怙恃都在宁乡城区打工的时刻。那时,她和怙恃、姐姐一起租住在一个单间里,没有厨房,冬天洗热水澡只能烧水洗,用饭只能到怙恃的工地上吃。“我那时刻在学校住宿,差不多一个月回去一次。每次回去的时刻,看到那样的环境,都市以为怙恃不容易。”何家乐说,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她更深知学习的主要性。那时回家,望见全身是灰的父亲、经常全身酸痛的母亲,何家乐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说;“也不知道该跟怙恃说什么,就以为自己应该更起劲学习,来改变家里的情形。”

-------------------------

USDT场外交易网

www.usdt8.vip),全球頂尖的USDT場外擔保交易平臺。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